当前位置:主页 > 网文 >

冰棍儿逸事

来自:没内涵 | 发布时间:2018-06-25 | 作者:www.00hh.com | 评论:暂无评论

前几日读了串子兄弟推送的那篇神聊冰棍儿的文章,使我想起两件从来没对外人透露过的尘封往事。

那还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一个深秋的晚傍晌,天儿阴了吧唧的,还时不时地掉几个雨点,我打官园体育场跑圈出来,缩缩着脖子往家走。路上几乎见不着人影儿,不远处有个卖冰棍儿的老太太站在道边,孤零零地守着那辆涂了白油漆的冰棍儿车不动窝。当我快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她才出声:冰棍儿,红果冰棍儿,小豆冰棍儿……那叫卖声就像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似的,显得有气无力,似乎并没指望有谁会在这种鬼天气来照顾她的买卖。

冰棍儿逸事

我心里一动,觉得她太可怜也太需要帮助了,于是立马儿停住脚,掉转身,掏出兜里仅有的一毛钱,底气十足地大声说:来两根儿小豆的。老太太撩开保温被,从里面摸出两根冰棍儿递到我手里,虽然隔着一层包装纸,我也能觉察到里面的冰棍儿已经变得软塌塌的了,要是天黑之前还卖不出去,那些剩下的冰棍儿可就全砸她手里了。一阵儿凉风刮过来,我赶紧把绒衣领子往上拽了拽。本来天儿就凉,再就着凉风吃冰棍儿,可就凉大发劲儿了。头一根儿冰棍儿勉强吃下去了,瞅着手里攥着的另外一根儿可就犯了愁,不想吃但又舍不得扔,骑虎难下。我只好一边小口抿着冰棍儿一边往家慢慢磨蹭,一直蹭到南小街,实在是吃不下去了,趁四下里没人,一哈腰,我把剩下的半截冰棍儿直接塞进了雨水篦子。

第二件事不是发生在1964年就是1965年,反正我正在上初中。那阵儿学校经常组织迎宾活动,老早的就得来到长安街上列队等候,打老远看见迎宾车队过来了,立马儿随着号令使劲摇晃手里的纸花和彩旗,扯看嗓子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话说这一天,我们又出动了。赶巧踫上有两位外国元首凑到了一块堆儿,周恩来总理陪同头一位贵宾从机场出发,沿途受到包括我在内的数十万首都群众的夹道欢迎。到达钓鱼台国宾馆后,把客人安顿好了,周总理马上返回去接下一位,从头再来一次夹道欢迎。我们这帮首都群众就戳在无遮无挡的大太阳地儿里足足暴晒了好几个钟头,累得跟什么似的。活动结束返回途中,路过白塔寺副食商店,我故意放慢了脚步朝店里张望。我爸不久前刚刚结束下放劳动,分派到这儿充当副经理。也真巧,隔着玻璃看见我爸正在冷饮部帮着卖货呢。我赶紧跨上台阶,,从外卖窗口把脑袋探进去叫了他一声,我爸冲我点点头,打开冷藏柜,从里面拎出一个长方形的硬纸盒,掀开盒盖让旁边的售货员过了下目,然后从窗口递了出来,我接过来掂了掂,感觉有点份量,心里暗暗窃喜,隔着厚玻璃也没听清(主要是兴奋得也没顾得上)我爸都跟我说了些什么,转身下台阶,迫不及待地从纸盒里掏出一根冰棍儿来,三下两下撕开包装纸,吭哧就是一口,好家伙,门牙楞被硌了一下,刚从冷藏柜里出来的小豆冰棍儿梆梆硬,牙劲稍微小点的还真咬不动。我正渴得要命,两根冰棍儿不喽嗖就下肚了,再接茬儿吃可就有点含糊了。那会儿我妈每个月只给我五毛钱零花,平常难得买根儿冰棍儿吃,偶尔买上一根儿解解馋,吃完了总得把冰棍棍儿嗦啰干净了才罢休。

微信或者手机QQ扫描下方“二维码” ,本章精彩内容快乐分享 你懂的!

最佳评论 :